落樱雪迹

爱写肉更爱吃肉,肉食动物赛高!
专注年下攻,病娇小正太也好萌!

想开的新坑同人主兄战《一觉醒来多了兄弟姐妹》之小段子

  “不愿意爱我的你果然还是死掉好了,这样我就可以拥有你了。”
 “多么漂亮的颜色,染上血液的你更让人心动了呢。” 
 “你爱我吗?对了,忘了我已经把你的舌头割掉了,你现在说不出话了。”
 “就当你是默认了。”
    “……你怎么又来了,不是说让你不要再配音这种角色了。”
 “可是……”因为幸福来得太突然了,曾经求而不得的哥哥如今距离自己这么近这么近,感觉就像是偷来的幸福。所以,觉得有些惶恐不安。
 “洗洗睡了吧。”将人塞进被窝里,也跟着躺了上去,随即便有一双手臂揽住了他的腰,背部贴上了一具不着寸缕的身体,“哥哥,我想要你。”将其翻转在了身下,少年如星子的眼眸满满的爱意成了最佳的催化剂,“这可是你说的。”
  想要你,无时无刻都在想哥哥,想要哥哥能看到我,想要哥哥只能看着我,是不是太贪心了,这样的我,哥哥一定不会喜欢的吧,没关系,只要哥哥要我就好,这样阴暗的我,哥哥不用知道。
  --来自哥哥大人才是真绝色•病娇小正太也好萌

只是一个段子系列之【她爱他他爱他他也爱他】

        “我盛装出席只为带走你的女人,我孩子他妈。”男人执着新娘子的手,想要离开教堂。
  “你就不能带走我吗?”新郎悲痛欲绝,双目赤红,拉住了男人的另一只手,哀求的目光如同濒临死亡的小兽那般哀悼。
  “……抱歉。你值得更好的。”男人果断的抽离了自己被握得紧紧的手,身旁的女人一脸惊慌失措,原本的剧本可没这一出,她怎么不知道自己的未婚夫爱着自己的男人?
  “你够狠。”新郎说完这句话,褐色的眸子亮起一道炙热的光,强吻了男人,伸出舌头想要撬开他的牙关,在察觉到男人对自己无言的抗拒时,狠狠咬破了男人的嘴唇,舔舐了一遍他的伤口,温柔而小心翼翼,退开几步,背转过身不在看他们:“你们走吧。趁我还没后悔。”
  “阿纪。”男人似乎想说些什么,伸手抚上自己被咬破的唇瓣最终闭上了嘴,女人扑向了他将他抱了个满怀,还没等他回抱,就松开了手臂,低着头被刘海遮盖着看不到眼中的神色:“祝你们幸福,结婚的时候千万不要给我发请帖,不然我可是会把你抢回家的。”努力装作若无其事的声音略微颤抖,说完这句话后,头也不回的提着婚纱跑出了这个原本给她带来了不安幸福悲伤的地方。
  “婚礼继续。”阿纪猛地大喊一声,将他带上了祭台,男人耳边则响起了女人说的话“其实我没有怀上你的孩子,那一夜不过是阴差阳错。”,这么说,那一夜被自己要了的就是阿纪了?神父接连问了两遍他都没回答,阿纪的眼神又恢复了死寂,“我愿意。”感觉到男人猛地用力抓住了自己的手,他轻叹一声,他何德何能能得到他的一腔深情,只能让他不再错负罢了。
  --来自《只是一个段子》系列之你爱他他爱他他也爱他